在新西兰,想说控枪不容易:这次修改枪支立法能顺利吗?

2019-03-26 阅读(703)

“我们无法忽视的痛苦事实是,他在新西买到了在澳大利亚买不到的武器。” 

在新西兰,想说控枪不容易:这次修改枪支立法能顺利吗?

图片来源:新京报新媒体 

新西兰政府在基督城枪击案之后决定收紧枪支法,但来自枪支拥护者的激烈反对声将阻碍新立法。别期待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 

3月15日,28岁澳大利亚公民Brenton Harrison Tarrant在基督城清真寺开枪杀死50人。他合法拥有五支枪,分别是两支半自动步枪、两支霰弹枪和1支杠杆式手枪。 

3月16日,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在惠灵顿国会蜂巢宣布,她将推动修改新西兰的枪支立法,目前正考虑禁止半自动武器。 

3月18日,在内阁会议后Ardern表示政府会在十天内出台枪支改革办法。 

Tarrant是澳大利亚公民,2017年11月他在新西兰获得了基本枪支许可证,即A类许可证。该许可证允许他购买AR15等半自动武器。AR15是一种半自动运动步枪,也是新西兰销售量最高的枪支之一。它常被用作猎捕动物和目标射击比赛用途。 

根据1992年《武器法》,新西兰的半自动AR15运动步枪只允许装7发弹匣,但Tarrant用大型弹匣非法改装了AR15。枪击案中出现的弹匣有30发、40发和60发。 “虽然目前仍在调查枪击案,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件事:我们的枪支法律将会改变”,总理表示,“分别在2005年、2012年、2017年,均有人想修改我国的枪支法。现在到了该修改的时候了。” 

一、"循环的怪圈" 

然而枪支法的修改异常艰难,新西兰枪支立法在近26年里没有太大变化。事实上Ardern引用的三次尝试都失败了。 与此同时,枪支问题不断浮出水面,而且每当与枪有关的事件发生,就把水位推高一丈。人们看到一个怪圈:枪击案发生,警察协会要求更严法律,枪支社团以拥枪权回应,“枪没有杀人,杀人的是人。”国会各大政党在枪支团体游说和大选压力下摇摆不定,提案立了又撤,撤了又立......到目前为止《武器法修正案》已经开始修改第4稿,但控枪依然遥遥无期。 

2017年,警察部长Stuart Nash在上任时就被告知,警方认为枪支法修改是优先事项,枪支法需要现代化才能符合枪支制造业的发展和警方对武器的管理。国会的法律和秩序委员会在同年就非法持有枪支提出17条建议,但这些建议大多被Nash的前任、国家党警察部长Paula Bennett搁置。Bennett被认为是一位狩猎爱好者。 

新西兰是一个发达农业国家,农村有很多休闲猎人和业余射手。全国大概有25万名注册的枪支持有者,枪支总数在120万-300万之间,其中有1.5万支是半自动武器。尽管枪支持有人需要注册登记,但除了某些类别的枪支,新西兰是少数不需要对枪支本身进行注册登记的国家(美国和加拿大也是)。 枪支持有人组建了一个活跃的游说俱乐部,多任警察部长被认为做出妥协。像2017年Bennett拒绝建议后,警察协会主席Chris Cahill直言部长被枪支团体“攻略”了。 “她对专责委员会的建议无视到违反常识的地步。你不得不问:既然如此,为什么一开始要组建这个委员会?”Cahill说议员们跟他反映,在委员会报告后他们受到强势的游说。 “毫无疑问,新西兰的枪支游说势力很强大。” 

在新西兰本土,持牌枪械管理员委员会(COLFO)是主要的枪支游说团体,此外还有新西兰竞技射击协会、全国射击者协会等组织。而反枪支力量基本处于散沙状态。 枪支游说甚至体现出了跨国色彩:2017年美国全国步枪协会(NRA)发布媒体声明,称“新西兰国会最好拒绝针对守法枪支持有者的无耻攻击……把精力放在打击枪支的犯罪性滥用上。”作为背景强大的枪支团体,全国步枪协会指责新西兰警方“混淆和霸凌”。 

去年年中,新西兰警方开始限制包括AR15在内的半自动步枪进口。当时新西兰最大枪店“枪城”(Gun City)的老板David Tipple说,他准备把警察部告上法庭。 最近的塔尔羊清除计划再次验证了枪支团体的强大:2018年底保育部决定在南岛减少1.7万头喜马拉雅塔尔羊,这种高山羊在中国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但在新西兰南岛由于繁衍过度,已经被归入有害物种。国家党发起了停止清除塔尔羊的请愿活动,结果收到3万个签名,绝大多数签名来自猎人。请愿上线前15小时涌入了2万个签名,因为猎人们希望政府将塔尔羊留给他们捕猎。 

二、"恐慌性购枪" 

枪击案前,南岛最南城市Invercagill举行的枪支集会吸引了逾百人参加。根据Stuff报道,Southland当地人对枪支法收紧的提议感到不安,称这将不公平的惩罚休闲猎人。 在Ardern发表收紧枪支法的评论后,枪支团体几乎立刻开始行动起来。在“新西兰枪支博客”(Kiwi Gun Blog)的Facebook页面,有人倡议“悄悄的”组织阻止法律变化的运动。 

枪击案刚发生,新西兰就出现了“恐慌性”购枪现象。“枪城”基督城分店周六忙得不可开交,半自动武器、弹药和弹夹的销量都有所提升。奥克兰枪械店老板Richard Munt也发现半自动武器的销量大幅增长,他还接到了人们询问半自动武器库存和价格的电话。 Munt说总理的声明是应急反射:匆忙推出的立法很可能存在问题,而且无法触及枪支犯罪的根源。 “它能影响到的只是合法的和守法的公民,而不是犯罪分子,”Munt说。 但枪支持有者当中,也有一部分人支持警察协会的观点,即新西兰民间不需要军用半自动武器。

但尼丁Clay Target俱乐部主席Grant Dodson说,对目标射手、农民和休闲猎人来说,军用半自动步枪和战术霰弹枪没有太大用途,因为这些是专门为军事战斗而设计的;唯一的例外是大型虫害控制,例如从直升机上射击前面提到的塔尔羊。 

三、“这就是人性” 

在多次不成功的尝试后,枪支法改革已经成为政治烫手山芋。Ardern如果真的打算收紧枪支法,她必须要争取到盟友的支持。绿党一向支持控枪,而优先党在历史上坚决反对修改枪支法,优先党国防部长Ron Mark还是枪店业主和射击发烧友。优先党曾认为2017年专责委员会的建议是“针对合法拥有枪支许可证的守法枪支持有人、进口商和经销商,并且希望通过法律法规对他们和他们的武器施加更多的限制”。 

但悲剧当前,政府很可能获得意想不到的支持:反对党党魁Simon Bridges已经表态,国家党会支持枪支法改革。 

Bridges说:“我们已经准备好建设性的回应所有提议,因为我们确实需要改变。”跟北美不同,如果新西兰主要政党在枪支立法上取得共识,改革就有很大可能推进。 新西兰上一次大规模修改枪支法还是1992年,同样是在一场惨案之后。1990年但尼丁发生拉莫阿娜惨案(Aramoana Massacre),一名叫David Gray的男子因为和邻居争执而射杀14人,死者包括4名孩子。当时警察部长John Banks站在媒体面前,发誓新西兰永远不会再允许出现同类事件。1992年新西兰国会通过立法,给枪支交易增加诸多限制,同时全面落实枪支持有人注册制度。 

1997年,退休法官Thomas Thorp主持了被认为新西兰最全面的近现代枪支立法审查。《Thorp报告》回顾新西兰150年的枪支立法史,要求对枪支所有权进行更广泛限制。报告提出的建议包括:设立独立的枪支管理局;管理局监督许可证的发放和弹药销售,人们只能购买与持有枪支对应的弹药;许可证每三年更新一次,以便监控枪支持有人地址变化;禁止枪支改装;对所有枪支进行注册等等。其中枪支注册收到了最大反对声。 

犯罪学家Greg Newbold说《Thorp报告》固然是关于枪支法改革的最好指引,但它势必会遇到政治阻碍。Newbold悲观的指出,只有再发生一次惨案才会带来改变。

作为警察协会主席,Cahill说“这就是人性”,人们总是在大错后才吸取教训。在亚瑟港大屠杀之后,邻国澳大利亚于1996年全面禁止半自动武器。“我们无法忽视的痛苦事实是,他在新西兰买到了在澳大利亚买不到的武器。”Cahill说。 

接下来新西兰估计会重新考虑给枪支注册的提议。反对给枪支注册的人肯定会说,找出国内所有枪支和给它们注册是不可能的任务,尤其很大一批枪支都流入了罪犯和帮派手中;但现行制度没能阻止悲剧发生,本身就说明了政府有加强监管的必要性。限制购买弹匣和武器改装设备,预计也会提上日程。此外还包括禁止半自动武器和强化枪支在线交易的管理等等。 

根据海关数据,2018年新西兰进口了52627支枪,这些枪支的总价值为2400万纽币,其中包括军用武器。 

1983年:新西兰通过《武器法》 

1990年:发生拉莫阿娜惨案 

1992年:新西兰修改《武器法》,全面实行枪支持有人注册制度 

1997年:最全面的控枪《Thorp报告》发布,但大部分建议因政治原因无法实施 

2005年:工党政府引入《武器法修正案》第3号提案 

2010年:《武器法修正案》第4号提案开始启动 

2012年:国家党政府撤销《武器法修正案》第3号提案 

2013-2016:起草《武器法修正案》第4号提案没有任何进展 

2016年:法律和秩序委员会开始调查枪支非法持有问题 

2017年:委员会报告建议对《武器法》进行17项修改,但提议被搁置 

2019年:基督城爆发清真寺枪击案,政府表示将收紧枪支立法

如果你对移民感兴趣,欢迎拨打7*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:4006983225,或者扫码添加小助手微信(maxchuguo)进行咨询,将会给您免费做一个移民计划。

麦克斯出国礼包
标签: 移民新西兰新西兰控枪新西兰修改枪支立法

移民不知如何抉择,不如听听专家意见

麦克斯出国专家免费帮您定制移民方案
预约专家免费评估